3月17日,是五河縣城關鎮養殖大戶衡巧仁、王雪梅夫婦刻骨銘心的日子。
  這一天,兩人接鎮里通知去“見領導”,結果領導沒見到,回家發現自家養豬場被拆了,193頭良種豬不知去向。從此,他們踏上了“尋豬之路”。
  奇怪巧合:夫妻被領導“放鴿子”
  昨日上午,新安晚報、安徽網記者來到位於五河縣城關鎮衡台村,站在養豬場的廢墟上,衡巧仁拿起一塊鐵柵欄說,這是豬圈的門欄,可是已經沒用了。
  衡巧仁家的養豬場每年出欄近千頭豬,聞名周邊。2013年下半年,他突然接到通知,這處地方被列入了拆遷計劃,考慮到這麼多頭豬需要逐步處理,今年春節他低價賣掉了一批,只剩下了193頭豬,準備繼續處理。
  3月17日,衡巧仁接到城關鎮胡副鎮長的通知,說上面領導有事情要通知,要求夫妻倆去鎮里一趟。夫妻倆也沒考慮那麼多,就直接去了鎮里,可左等右等也沒有人過來。中午回家後,兩人驚獃了,養豬場的豬圈全部被毀,最讓人擔心的是,193頭豬全部沒了。
  “這可是我們的命根子呀,有的母豬都帶著小豬仔,很難養活的呀!”王雪梅眼淚汪汪的說。
  互相推諉:政府部門都說不知道
  “拆遷你就拆遷,但你要把豬還給俺呀?”從那天起,衡巧仁、王雪梅就踏上了尋豬之路。
  衡巧仁告訴記者,他們去了縣政府,一位孫副縣長表示,這是鎮里的工作;於是他們又來到鎮里,可鎮里直接說,“你們看到誰扒得你的房子,就找誰要豬去”。
  按照鄰居提供的線索,夫妻倆來到縣大建辦和行政執法局,但幾乎所有人員都說“不知道”、“不清楚”。
  苦苦尋找了半個月,他們聽說附近一家屠宰場前一段時間運進了一批豬,就跑過去打聽。王雪梅發現一頭近300斤的母豬很像自家喂養的那一頭,就問屠宰場的人,但屠宰場工人說,“這豬不是你們家的”。
  “俺就是養豬的,沒有豬,你讓我們怎麼生活呢?”夫婦倆想了很久,也不明白為何會發生這種事。
  黑色幽默:這些豬都過得很好
  這批豬究竟去了哪兒?記者昨天趕到五河縣城關鎮調查。
  在縣城關鎮辦公區,記者從工作人員處瞭解到,胡從躍已由副鎮長改任鎮人大副主席,而且剛剛下樓。記者連忙趕到大門口,胡從躍得知記者的來意後表示,需要進一步向縣裡彙報,之後便離開了。不久,就193頭豬失蹤一事,胡從躍同意接受記者採訪。
  胡從躍告訴記者,作為城關鎮轄區的居民衡巧仁,其養豬地址屬於縣裡有關部門確定的違章搭建房屋,當日屬於正常拆除範圍,至於飼養的那批豬,作為暫扣物資,在公證處的公證下,所有的93頭豬被全部安全轉運,目前已被轉移至縣城周邊的一家屠宰場內暫時代為飼養。
  “絕對是93頭,不可能是193頭,這100頭我可以擔保沒有,因為現場有公證處的人員在登記,不可能搞錯。”胡從躍斬釘截鐵地說。
  對於這批豬的現狀,胡從躍稱,這些豬養得很好,還沒有死亡的。
  記者調查:只有41頭豬還活著
  在胡從躍等人的陪同下,記者一行來到縣城周邊的五河永明食品加工廠,這是一家以屠宰生豬為主業的小型加工廠。
  在該廠負責人張勇敢的帶領下,記者在廠區南部的一小片飼養區內看到了“代養豬”,由於廠區內下水設施並不完備,整個飼養區內氣味刺鼻,幾乎令人窒息,記者爬上1米多高的水泥豬圈護欄,開始逐一清點生豬的頭數。10分鐘後結果出來了:9座豬圈共有41頭豬。
  “都是上個月縣裡送過來的,全在這裡,不過剛送來時,沒幾天就死了10多頭小豬,一點點大,像我們是搞屠宰的,養豬又不在行,看著死掉,有些可惜了。”張勇敢說。
  昨日下午,衡巧仁再次向記者證實,自己的豬就是193頭,“自己養的豬,還能不清楚嗎?”
  即使按93頭來算,如今也只剩下一小半。對此,胡從躍改口稱,這批豬拉過來時,確實有不少小豬,由於生命力不強而死亡,不可能出現大豬被殺的現象,只會是小豬自然死亡。
  對於養豬戶的損失,胡從躍表示,“考慮到群眾利益,這筆損失肯定會認真統計,併在下一步工作中進行妥善補償,不能讓群眾吃虧”。
  薑璐 呂瑛昭 本報記者李勇文/圖
創作者介紹

五十鈴

qwpkpsfqfrm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